鲤鱼乡1234 > 竞技小说 > 异世界商店街经营指南 > 第195章 第五间店
    慕水城,凌潇阁。
    茗诗和水山在门口打了照面。茗诗手里拎着两个样式奇特的纸袋,水山也提着一包油纸包裹的糕饼,视线在对方手上停了停,都没有多问,一同往阁主的居所走。
    老阁主正在院子里的树下纳凉,金陆和绮舞也在。
    三人都是习武之人,听见脚步声转过头来,看到茗诗和水山,脸上瞬间有了喜意。
    绮舞招呼道俩回来得真是时候,蝶七从梁京寄回的中秋节礼刚到。我们正要打开,快来瞧新鲜!”
    茗诗和水山对视一眼,不明所以。
    老阁主抬手,按下激动的金陆和绮舞,先询问二人情况。
    茗诗和水山此次出门都是为探听消息,只是茗诗是去南方,水山去了塞北。
    没有一同出门,却碰巧一同回来。
    任务都还算顺利,路上没出什么差池,消息也已经在传递进京的途中。
    凌潇阁常年与梁京城中的贵人合作,比起做杀人买卖,他们平时更多是四处收集情报。
    等两人汇报完任务情况,金陆立刻叫他们过来,一起拆蝶七送回来的中秋节礼。
    节礼由三个小数字一起准备,但由蝶七派人送回慕水城,信函也是蝶七代笔。
    很大一个箱子,送到时金陆和绮舞都惊呆了。
    但这箱子材质还挺奇怪,不是木头,看起来像纸做的箱子,但又很硬。
    金陆用短匕切开箱子,拿出五盒月饼、一瓶洗手液、五块香皂,还有一提纸巾。
    茗诗看到洗手液和纸巾,眼中浮现疑惑。
    绮舞这里摸摸,那里看看,样样都觉得惊奇,“阿诗可是觉得有什么不妥?”
    茗诗提起带来的纸袋,拿出一盒月饼,一包纸巾,脸色微微尴尬,“我从江南回来,路遇一行商在码头卖货。那商人说半船货都是从京里运来的新鲜玩意儿,我瞧着确实没见过,就买了一点。”
    这些东西价格不便宜,却又极其抢手。
    茗诗原本也打算买洗手液,无奈当时身上银钱不够,就先买了月饼和纸巾,转身去银楼取钱,也就半个时辰的工夫,回来就没有了。
    她当时小小郁闷了一下,又很快释然。想着就这些东西,蝶七、哭八和阁里的其他人应当都没见过,哪想到他们会送一箱回来。
    绮舞和金陆对比了茗诗和蝶七带回来的节礼,确定是一样的东西,区别只在于茗诗买回来的是散货,而蝶七送回来的东西都是整盒,数量富余,种类也要多一点。
    绮舞道真是巧了,阿诗居然在江南买到了哭八任务对象铺子里的货品。”
    金陆迫不及待拆月饼礼盒,一连把五盒都拆了,一人分一个,不忘调侃少说明那行商没撒谎,这些东西确实是京都的新鲜玩意儿。”
    旁边水山凑在老阁主身旁,看蝶七寄回来的信函,随信附带的又有几张照片。
    水山忍不住翻看起来,“这是什么东西?瞧着像是画像,但又如此清晰。九师兄怎么也和他们在一起?”
    小数字都是老阁主捡回来的孤儿,武功也由老阁主教授,互相之间称得上是师兄弟。
    刚开始,他们的名字都是单字,后来老阁主依强弱在每个人的名字里加了数字,最强的那人数字最大。
    潇九自从第一次与师弟、师妹比试,就从未输过。
    过了五年,小数字们的实力排名几乎就不变了,名字也就固定下来。
    所有同门里,茗诗最崇拜的就是潇九,闻言立刻凑过来,看到照片里戴着墨镜的潇九,眼睛亮了,“真是九师兄。他怎么没有系黑纱,眼睛上戴得是什么东西?”
    金陆和绮舞正低头狂吃月饼,闻言顿了顿,想看照片,可又放不开手里的月饼。
    金陆三两口吃掉一个月饼,两颊鼓鼓,“这月饼真好吃,不愧是京都来的高级货!”
    蝶七在信里再次说明电影院的基本情况,目前她和哭八、潇九都在电影院当差。每天都会遇到一些新奇事物,需要调查的东西太多,短时间内无法回来。
    最后则是细致的解释了洗手液、香皂、纸巾的用途,并交代月饼一定要尽快吃掉,不能放过期。
    金陆和绮舞看完信件,互相对了个眼神,彼此心领神会。
    绮舞率先说道来京都这个任务着实艰巨,三个人恐怕都还不够。”
    金陆双手抱胸,眉心紧蹙,连连点头,“我看需要再派些人前去,才能尽早完成任务。既然茗诗和水山回来了,正好给你们个机会,学着处理阁中杂物,就当是历练。”
    绮舞附和和金陆就辛苦一点,去梁京走一遭,帮哭八完成任务。”
    不等茗诗和水山反应过来,金陆和绮舞迅速在桌子上捡了几样感兴趣的东西,跟老阁主打了声招呼,齐齐消失。
    茗诗&水山…”
    老阁主…”
    这阁里是留不住人了。
    -
    梁京,松安街。
    清晨,电影院门口停满马车,自前两日电影院放出新影片《想见你》的预告片,大武朝的百姓就翘首以盼。
    经过这一段时间经营,电影院其实已经拥有相当多影迷。每次新片上映,他们都期待不已,并且千方百计抢首映座位,想第一时间知晓剧情。
    这次的《想见你》仅是预告片,就透露出非常多的信息。
    影片中的角色穿着比前不久上映的《海上列车连环杀人事件》更加接近店主,背景中出现的房屋、某些工具、人物关系,无不在暗示――这似乎就是电影院背后的世界。
    不管是单纯沉迷电影的影迷,还是别有所图的人,都在这一天早早来到电影院,排队买票。
    惊鸿馆的马车停在最后,陈怜怜撩开车帘,眼见前面拥堵不堪,又多是权贵、富商人家的车架,一时无法疏通,耐着性子等了一刻钟,也没有前进多少。
    她干脆下车,又让小桃去叫后面的人,招呼她们一起走过去。
    车架留在原处,陈怜怜、徐娘子、小桃,加上惊鸿馆的六七个姑娘,一路走到电影院,引来无数视线。
    电影院门口更是拥挤不堪,不过有哭八和潇九两个护卫,没人敢插队惹事。
    陈怜怜一行人进来就有红玉带路,引她们去雅间。
    她们来得算晚了,其余几间雅间都已满座。路过时能听见声音传出来,姑娘们不由加快脚步,也想要尽快观影。
    原本她们打算从《落花时节又逢君》和《海上列车连环杀人事件》之间选一部观看。恰逢《想见你》新上映,好些人等着看新影片,姑娘们便也改了主意,都来看《想见你》。
    迷你放映厅里,安全知识小短片、广告之后,屏幕黑下来,又瞬间亮起。
    正片开始了。
    陈怜怜坐在正中间的位置,手里抱着爆米花桶,心情微微激动。
    其他姑娘和她差不多,都是第一次正正经经坐在电影院里观看电影。
    徐娘子坐在陈怜怜左手边,神色专注,旁边的扶手上放着一杯橘子水。
    影片的第一帧,不甚响亮的蝉鸣带着风轻拂枝头密密扎扎的桂花,桂花如雨,扑簌簌落在地上。
    镜头一转,伴随四周逐渐吵闹起来的声音,一双白色帆布鞋入镜,镜头由下往上,女生穿着深蓝配白的校服,坐在靠窗第一组第三排的位置,目光沉静如水。
    女生叫颜佳宁,明德五中的高一新生。
    高中开学的第一天,自习课之前,教室里闹哄哄一团。
    周围的同学三五成群,忙着交朋友,闲聊假日的疯狂。
    颜佳宁坐在位置上,面前摊开放着一本书,目光却没有落点。
    她身旁坐着的男生格外活泼,同前桌闹完,又转身同后面的同学说话。
    颜佳宁听到他们似乎在谈论她,互相怂恿着说要找她搭话。颜佳宁心下一突,微微有些紧张,朝着窗口侧了侧身。
    这时班主任夹着笔记本从前门进来,走上讲台,拿起黑板擦敲了敲黑板,说话声低下去,教室里逐渐安静下来。
    …
    放映厅里,陈怜怜仔细听着讲台上老师的讲话,眼睛越瞪越大。
    这难道是在学堂?
    可为何这学堂里,连女子也收。
    不仅如此,男学生和女学生坐在一起,同处一室仿佛是非常寻常的场景。
    隔壁雅间,谢晚、孙清荷一干贵女也满面疑惑。
    她们未像家中男丁一样到学堂上学,但家里大多有请女先生教她们识字读书。
    女眷惯来在闺中听先生讲课训示,还要同时学习管家、算账、刺绣,但从未有过与男子一同出入学堂。
    唯一的例外,大概只有先太子遗孤德宜公主一人。
    德宜公主颇受武帝宠爱,连读书也是与其他皇子、世子一起去崇文馆。
    只是最近两年,公主快到适婚年纪,才没有再去。
    她们从未想过,世间会有一间学堂,男子可去,女子也可去。
    无论男女,都读同一本书,做一样的功课。
    凭心而讲,这部影片的开头并不如之前那些故事吸引人,因为太过陌生。
    故事发生的背景超过了大武朝百姓的认知范围,无法带入生活情景,也无法预知故事走向,甚至不知道该从何处期待它有怎样的发展。
    但另一个方面,故事中的场景有一种难以形容的真实感,因为某些场景偶尔会在电影院找到实景,比如分男女的洗手间、小卖部角落的烤肠机,名为可乐的瓶装饮料,一切的一切令放映厅的观众不由自主地怀疑的世界真的存在吗?
    假如真实存在,具体又是怎样一副光景呢?
    想象不出来,那就只有往下看。
    或许看完这部影片,就能知道了。慕水城,凌潇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