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你爸妈比较喜欢什么风格的?”叶棠拎着着两件外套走到宋予阳面前,一件一件在身前比给宋予阳看。“给我挑一下嘛。”
    “他们喜欢什么样都无关紧要,老婆是我的,可不是他们的。”宋予阳低头撞了下叶棠的额头,脸上的泡沫不经意蹭到了叶棠的鼻尖上。“你穿什么我都喜欢,不穿也喜欢。”
    话还没说完,叶棠就发觉后腰已经被一双狼爪给扣住了,眼前的脸越靠越近,还恶意地将乳白细腻的泡沫往叶棠脸上蹭,刚化完的妆都花了。
    “禽兽~”叶棠挣扎着要逃,可惜宋予阳力气太大了,没能逃脱。“妆花了你给我化吗?”
    “那你给我刮胡子?”宋予阳一手圈在叶棠的后腰,一手朝她扬了扬剃须刀。“公平交易,嗯?”
    “你不怕花脸?”
    宋予阳的剃须刀不是电动的有护罩的,而是露着刀片的那种,让叶棠给他刮胡须,不怕破相吗?
    要是宋予阳脸上多了几道伤口,明天的头条会不会是#国民男神宋予阳脸上多处挂彩,疑似糟叶棠家暴#?
    “你都不怕花,我当然不会怕。”叶棠都敢让他化妆了,不就脸上可能会多道口子嘛,有什么好怕的。
    叶棠纠结了一会会儿,还是握着了宋予阳递过来的剃须刀,生平第一次给男人刮胡子,有点手抖怎么办?
    脸上的泡沫蹭掉了不少,叶棠拉着宋予阳回浴室,重新挤了一些往他脸上涂,沿着两腮下巴的轮廓,一点点抹匀。
    “白胡子宋先生。”叶棠调皮地在宋予阳嘴唇上方勾勒了两撇八字胡的形状,乍一看特别的喜感,她着急忙慌地甩掉剃须刀,趿拉着拖鞋往外跑,一边还叮嘱宋予阳不准乱动。“别刮掉啊,我马上回来。”
    叶棠几乎跟百米冲刺一样,冲回卧室趴床上去够自己的手机,拿到手后飞快地折回去,半道上还踩了两脚自己刚刚掉地上的外套。
    “来,我们拍个照好不好!”听上去像是征求宋予阳的意见,其实叶棠就是通知他一声而已,话音刚落,叶棠就踮着脚勾住了宋予阳的脖子,凑上去,状似要接吻的模样,在即将触碰到他的鼻尖时,叶棠四十五度俯拍的相机按下了快门。
    角度刚刚好,叶棠心满意足地调了个美颜又加上滤镜才保存下来。
    “老婆,可以开始了吗?”宋予阳凑过去,等叶棠将图片保存好,抽去了她的手机,倒扣在洗手台上面。
    “马上马上。”叶棠重新拿回剃须刀,小心翼翼地贴着他的脸颊往下刮,手抬高了本来就容易累,叶棠又担心把宋予阳给刮伤了,动作特别的缓慢,因此,一刀刮下来,她的手都酸得开始抖了。
    “能蹲下一点吗?”叶棠甩甩手。
    只见宋予阳后撤了半步,叶棠还以为宋予阳要扎个马步什么了,结果他居然掐着她的腰,用力往上一提,将叶棠抱坐在洗手台盆上。
    “这个高度差不多吗?”宋予阳再低下头,让也太那个很顺手就能够上来。
    叶棠试着刮了一下,比刚刚好多了。
    剃须匠叶师傅上岗第一天,任务艰难地完成,她居然没把宋予阳给刮破相了,整个人骄傲得不行,尾巴都能翘上天了。
    “记得五星好评啊。”叶棠摸了摸宋予阳光洁的下巴,就像沉湎在自己作品的艺术家一样,不舍得撒手。
    “调皮。”宋予阳捏了把叶棠的鼻子。
    “得亏我是纯天然呀,不然假体都被你捏歪了。”叶棠一把拍开宋予阳的手,突然扬起脑袋笑问,“现在是不是该到宋男神服务时间了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