周家傲来了,她知道。
      他一直没能进来看她,一方面是ICU探视名额有限,另一方面是……嘉怡的确不太想见其他人。
      可不想见的,也还是要见的。
      在ICU观察了一个星期后,嘉怡终于转回普通病房,能接受日常陪护了。
      多亏有裴嘉洛在这儿,她养病的这几天除了受了些打针的苦外,其他生活上无一不顺心。
      她转到普通病房的那天上午,周家傲就进来看她了。
      他放下花,心疼地叫她:“宝宝。”
      她脸上的神色僵了一下,然后她转过身来,“看”向他。
      “你的眼睛怎么了?”
      她失神的瞳孔让他错愕。
      “短暂性失明,过段时间就好了。”她轻轻说。
      “是因为这次的病吗?”他走过来想拉住她的手,嘉怡却在他的手触碰到她的那一刻往后缩了一下。
      他握空了。
      他不太相信她会躲他,还是拉住了她的手,问她:“怎么了?”
      “家傲,疼。”她呼痛。
      周家傲这才低头,看到她手背上的留置针。
      他松开手,连忙道歉:“对不起,宝宝。”
      “手拿过来,我看看。”裴嘉洛皱起了眉头。
      嘉怡闻声将手递过去。
      留置针头偏了,她的手有些发肿了,裴嘉洛冷瞥了周家傲一眼,按下护士铃,拉着她的手道:“乖,别动。”
      “嘉怡,我……”他还要道歉。
      嘉怡轻声道:“家傲,你还没放假吧?在这边待了多久了?我现在真的没事了,还有我哥在这儿,你回国去吧。”
      周家傲心沉了下去,他默了默,低声说:“嘉怡,对不起,是我没有照顾好你,你可以生我的气,不理我,但是别赶我走,好不好?”
      “你想什么呢?”嘉怡说,“我生病又和你没有关系,是我自己没有照顾好自己。我是觉得,我现在又看不见你,你在这儿我又很担心你,而且你还要上课……”
      “不用担心我,我能照顾好我自己。”
      听到他这样固执,嘉怡一时无言以对。
      护士来了,将她移位的留置针软管拔出来,贴上止血绷带,又拿起她另一只手拍了拍,扎进针,责备道:“不能再这么不小心了,否则下一个地方可就不好找了。”
      嘉怡轻轻软软地说了一声“sorry”。
      周家傲一时抬不起头来。
      裴嘉洛帮她按着她的止血绷带,以一个保护者的姿态坐在她身后。
      他什么都没说,周家傲却觉得仿佛有一头虎视眈眈的雄狮正在盯着他。他还是不甘落下风,眯着眼睛看了回去。
      “家傲。”嘉怡叫他。
      周家傲立刻低头,“嗯,我在。”
      “我们的事情……替我向叔叔阿姨道歉。”